陌小鱼

诚接同人稿,有意者密聊

【骁艮】我相公怕不是个傻的吧

活脱OOC~~~不服,打我啊~~~~跑






所有人都醉了,艮墨池还清醒着。堂下群臣觐贺的画面都与他无关,就连毓骁也不曾理他,一个人在王座上喝闷酒。

今日是他们的大婚,他这远道而来的王后却像一个外人。

即使不愿承认,他也知道自己嫁了一个无用的男人,整日酗酒不说,其他什么都不干。这么窝囊的男人,是有多缺心眼才会嫁给他啊?艮墨池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,当初那么多画像,他怎么就挑了这个?除了脸,还有哪里能看啊你说!

“其实王上只是失恋了。我碰!”一个妃子说道。

“失恋?他对象谁啊?”听听,这哪像王后娘娘问的话?偏偏艮墨池还一脸八卦的表情,抱着半个西瓜上前凑热闹,你问端庄?不存在的。

那妃子神色一凝,小声的跟他说,“这倒是不知道,不过王上失恋老长时间了,有好几年了。”

好几年?这么痴情?~呸呸,那毓骁一看就是个傻蛋!准是被骗财骗色!

艮墨池若有所思,心里的鄙夷又升了一级。

“师傅啊,在遖宿待不下去了,我想跑路。”

“墨墨啊,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再坚持几年,有了王子,踹了毓骁,遖宿就是咱们的了。”

“……你真是我亲师傅……”

艮墨池将手里的信纸撕的稀巴烂,他美好的青春绝不能葬送与此。趁着夜色四合,艮墨池换了身衣服,留书一封,跑了。

“王上,你老婆跑了你知道么?”史官站在角落里说道,连续记了好几年【今王大醉,无事】终于可以写点别的了。

“哦。”毓骁躺在椅子上不为所动,这事又不是没有过,上次看人两情相悦,他还给赐婚了。

“所以说王上你是缺心眼啊。”史官都气懵了。

毓骁假装没听见。

“臣是说,您的王后,艮墨池,跑了。”

毓骁蹭的坐了起来,还没喝中风的脸上终于起了点变化,史官庆幸这熊孩子总算长点心了。

然而紧接着毓骁便神色凝重的看着他,“艮墨池……是谁?”

啪——

小本本跟毛笔往地上一扔。王上我跟你说,太傅没被你气死简直是个奇迹!

 

 

整个遖宿炸锅了,嫁到遖宿还不到一个月的王后跑路了,这事传到天枢王夫耳朵里据说给气的半月没下来床,洋洋洒洒写了三万字快马加鞭到遖宿。字里行间隐晦指出,爱徒艮墨池一向端庄贤惠,知书达理,跑路什么的不存在的,一定都是你们遖宿的错!我们天枢强烈谴责,一定要给我们个说法!

读过信的太傅气得胡子都飞了,怎奈理亏的是自己家王上,缓下情绪后还是决定先把人找回来,不管怎样那也是自己家的王后啊。

艮墨池躺在马背上随性而走,橘红色的小坎肩明艳的跟石榴花似的。眼见开阳城的大门越来越近了,艮墨池摸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,下了马。

 

 

“毓骁,听说你王后跑了。”红衣国主笑的淡雅出尘又那么几分坏坏的。

“阿离,怎么你也……”

“二侄子,听说你王后跑了。”一黑衣人自他身后冒了出来。

“滚!谁让你来的?!”

“本王也是担心你啊,怕你这脑袋上多点绿可怎么办?”

“你再给老子说一遍!”

说话间遖宿王跟天权王又打到地上去了,当然,对于这种幼稚的行径,一向是没人拉架的。

 

突然出现的开阳军队让众人猝不及防,慕容离带人围困了三天三夜都抓不到人。直到有传言说在开阳的军队里见到了艮墨池,远在遖宿的毓骁可坐不住了,直接带军北上跟慕容离汇合。

遖宿英勇善战杀入敌营就是连锅端的气势,毓骁拿着剑冲在最前面,每捉到一个开阳的兵就吼一嗓子。

“艮墨池在哪?!”

“不……不知道。”哆哆嗦嗦的小兵直接被吓晕过去。

终于到了一处营帐中,一个赭色衣服的年轻人坐在床头,双手被绑在柱子上。一见毓骁出现激动的眼眶都红了,加上如画五官,整个人透出股羸弱不堪折的气息。毓骁见他腕间嘴角都带着血,还以为是被掳来受了虐待,即刻上前斩断了绳索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与生俱来的保护欲经不住人儿楚楚可怜的诱惑,毓骁不自觉的握住人的手,才发现上面的伤口竟是他自己咬的,怕是想要咬断绳索却误伤了自己,心里不知怎么又生出几丝心疼。

“我没事。”男子似乎有些羞赧,说话也细声细语的,音色甚是好听。

毓骁不太好意思的转过头,“这位公子……你可知艮墨池在何处?”

话语刚落周围的空气便凝固了一瞬,历经沙场的毓骁暗道有杀气,握住人肩膀就往床上躲,殊不知他以为的危险正来自他怀里。前刻还温文尔雅的男子眨眼成了凶神恶煞的夜叉,一声爆呵夹杂着方言扑面而来,“啷个二五愣子,老子信了你的邪!”

毓骁揉了揉自己被打肿的脸,嘶,疼。

 

“诶,我说二侄子,你这媳妇长得不错啊。”趁着清理战场的功夫,天权王一步步蹭到霜打茄子似的遖宿王跟前。

垂头丧气的毓骁沉默了一会,心里还是很赞同的,“……恩,就脸好看。”

 

毓骁得胜归来,还带回了王后,老太傅高兴的合不拢嘴,过了几日就亲自进宫。

“如今王上与王后感情甚笃,这王储一事也该提上日程了。”

毓骁一听就愁得拿起了酒杯,还没挨到嘴边又想起什么似的放回去,他们可说好了,除了逢年过节,不得饮酒。

眼尖的太傅与史官顿感欣慰,得此王后,吾国之幸也。

 

 

END


评论(9)

热度(1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