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小鱼

诚接同人稿,有意者密聊

越过道德的底线~~~~赤身避个雨也没有问题~~~~


听说多练习人体可以提升画技,嗯对【正经脸】

幼西真可爱~~~城主坚强,有涵养~~啥不爽就在心里逼逼【有本事你再大几岁,我可以哔——十个】

立flag,这张不上色,我就是狗!!

清纯如我~~开车什么的,含蓄!含蓄!


前文点头像,所以西门庄主一定是偷喝酒了

半夜手欠又补了一张,春天了,是时候再刷一波好感度了~~~

前文


春天了~是时候刷一波好感度了!别做梦了,这里没有虐恋没有武侠,只有泼狗血

恋爱中的剑神智商可能……【lo主已跑路】

【连萧】缠思

大概是个痴汉连看上美人的故事……进展没想好,结尾没想好【认真的?】



正文


 

街市上人们口耳相传着今日无垢山庄向沈家提亲的消息,晨间刚过,就有长长的队伍自远处行来,为首的年轻人一身白衣,骑着一匹高头白马,在他身后是挂满红绸的聘礼。人们都称赞少庄主的品行跟为人,同时也羡慕他能有此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荣幸,娶沈盟主的女儿‘武林第一美女’为妻。

连城璧就这样走在队伍的最前端,朗若星辰,雅人深致。街上的女子看到他都会羞涩的别过脸去,只因自己比不得沈小姐的容貌,也入不了如意郎君沉静明洌的眼。所以她们也就没能发现此刻连城璧眸中的木然,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 

直到沈家庄的大门隐约可见,连城璧眼中才有了一丝笑意,如同发自真心的。感情一事在权势面前向来不值一提,不过一场门当户对的联姻罢了,没人在意那位深居庄内的第一美女做何想法,甚至包括连城璧。外人称他做无垢公子,可只有他自己明白,所有完美的表象都只是他想要别人看到的而已,他不在乎娶的是不是武林第一美女,只要他是沈飞云的女儿,那就应该嫁入他连家。

空中略过一道黑影时连城璧早有防范,远处沈家庄门口的沈飞云也沉下脸色,训练有素的护卫速速将宾客围在中间,戒备的盯着来人。连城璧望着立于高处的身影,眨眼的同时眉目间露出困惑。

“这位朋友,今日是连某订婚之宴,若朋友是来贺喜,就请摘下面具以真面目示人,连某当奉朋友为上宾。”

“唧唧歪歪倒是说得好听,我早几日就写信拜会过连公子了,公子贵人多忘事,只怕把我这无名小卒忘了。”

“原来是萧兄啊。”连城璧眉峰舒展,露出一丝微笑,面对传闻中的江洋大盗也没有丝毫鄙夷之色。

人群中自有人猜出了黑衣人的身份,大盗萧十一郎,江湖中谁人不知。

“萧兄若来贺喜,还请入座,若不是,就请回吧。”

“这么说你是不答应了?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连城璧言辞肯定,正当众人诸多猜测的时候身后高处突然射出数箭,立于屋檐的黑衣人腾空而起,以披风遮住身形,待羽箭落下,黑影也不知去向,在场人无不静默。

想要阻拦时已来不及,连城璧看着杨开泰上前将装有五彩凤冠的锦盒打开,只须臾之间,那人影又不知从哪窜出,踢翻杨开泰手中的锦盒将凤冠揽进口袋。也是此时连城璧才拔剑上前,与萧十一郎缠斗在一处,然而尽管他武功上乘,萧十一郎却一味躲闪,不过几十招就被他找到时机溜了,顺带还骑走了连城璧那匹大宛良驹。

立于门口的沈飞云冷哼一声,“这小贼太目中无人,城壁,五彩凤冠是你给君儿的聘礼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

连城璧眼色一暗,周围投来的目光包涵各种意味,要怪只能怪这萧十一郎非要在沈连两家结亲之日寻衅,如今沈飞云就是要他在武林同道面前立威。

“城壁自当寻回。”侍从牵来的马虽比不得自己的白驹,但若追人还是够用的。

特意没有离得太近,连城璧跟随马匹的脚印来到一片桃花林。落英缤纷里萧十一郎摘了脸上面具,以手梳理了散乱的卷发,待他翻身下马时连城璧也终于看清了这江洋大盗的全貌。只一瞬间,便深深印刻在脑海。那是怎样让人难忘的面容,如画眉目秀丽却也俊朗,挺直的鼻梁刀削一般,而那唇角的一勾更如点睛之笔让本该薄情的唇生出多情笑意,谁见了都心神动荡。连城璧在原地看着那如玉美人蹦跳着来到白驹前方,神色爱惜的揉了马头的鬃毛,而一贯跟随自己的岫云竟也低下头来,任男人将下巴搁在头顶,以拥抱做告别。

直到确定萧十一郎已经走远,连城璧才现身牵过了岫云,白马低鸣一声算作回应,脖颈上柔顺的毛发似乎还有那人拂过的幽香。

 

七夕之夜,萧十一郎如约来到风四娘所在的小镇,手里金灿灿的凤冠瞬间掳获女子艳羡的目光。

“呜哇……这个送给我的?”

“那当然啦~全天下除了你还有别的女人配得上它吗?~”信手拈来的甜言蜜语总是能讨女孩子欢心,更何况他这些年来夸赞风四娘的次数不说上百也是句句不带重样。

“算你有良心,还记得我生日。”

“那当然啦,不然我可不想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这疯婆娘疯起来可是连他都害怕。

“哼,就知道你小子哪这么好心。”嘴上这么说风四娘面上还是开心的,拿起凤冠在头上试了试,“哈哈……要是有机会当新娘子啊,那就好了。”

“怎么?想金盆洗手了?”

“去去去,我就那么一说。我风四娘要是嫁了人,那得伤了多少男人的心啊。”

“哟哟哟,你厉害,我可只听说现在整个武林的男人看到你都绕着走。”

“嘿,你这小子!……”

砰——

夜空中倏然炸开几朵烟花,绚丽的色彩如同幻境,风四娘瞬间被这美丽的景象所吸引,也不去管萧十一郎跟自己开得玩笑,只是抱着凤冠憧憬着什么,脸颊染上淡淡的嫣红。自口袋掏出几粒糖莲子,萧十一郎享受着这份难得的闲暇,不过很快他眼中便闪过一丝异色,天生的直觉令他察觉到危险就在附近。

白色衣着的公子自阴影走到光明之下,清俊五官在烟花映照下更显得丰神俊朗。那是一副女人看到都会爱慕的好相貌,浓密的眉毛笼着淡淡愁绪,澄澈的瞳眸沉静无波,不会给人丝毫压迫之感也不会令人难以亲近,完完全全应了那句,君子端方,温文如玉。有一瞬间萧十一郎不禁要问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,这样的人,怎么会发出那般令人胆寒的气息。

他知道连城璧一定认出了自己,只凭那眼神便可知,然而却迟迟没有上来抓他,几番对视后不仅觉得无趣,心中亦有几分不自在。萧十一郎不是女子,自然不喜欢这般盯着一个男人太久,所以他装作不在意的转头狠嚼了几口糖莲子,等过会再回头去看,廊下那条暗巷早不见了人影。


TBC


其实连一看到十一就自动进入脑补状态,十一大盗哪有什么幽香啊笑意多情什么的,都是脑补啊脑补hhhhh(自我吐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