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小鱼

诚接同人稿,有意者密聊

【佐艮】章一

原本说好的生贺,被我生生拖成了节贺,祝大家中秋节快乐!这篇送给最亲爱的脑婆 @G先森 ,脑婆么么哒!祝越来越美腻

正文

佐艮·章一

眼前的白雪蔓延天地,枯枝跟散叶在柔软的白色中化为切肉剔骨的利器,将艮墨池赭色的衣袍划开道道口子,像极了山茶鲜红的残瓣。一匹黑色的快马由远及近,风驰电掣的向他而来。

就在昨日,这批良驹还在沙场奔驰,追逐于它而言不过一场残酷的游戏。只待主人一声令下,那扬起的马蹄就绝不留情。

艮墨池脚腕一痛摔倒在雪地上,浅色瞳孔倒映着染了几滴鲜红的残雪。战马打了个响鼻像是嘲笑猎物的不自量力。

刚才缠住艮墨池脚腕的长鞭犹如吐信的毒蛇,男人欣赏着他挫败的模样,面色得意的跳下马背。艮墨池受伤的那只脚已经没了知觉,裙下赤裸的肌肤浸在融化的雪水里,而他毫无所觉一般痴傻的望着前方,仍在自欺欺人的抱有希望。

“放弃吧,现在所有的人都要你死,包括他。”男人戏谑的声音试图摧毁他的防线,一贯倨傲的眼眸露出不怀好意的贪婪神色。艮墨池许久没有这样锋芒在背的感觉,曾经他得君王的庇佑一方安逸,而如今又跌入任人鱼肉的深渊,难道连老天爷都无法容忍他的罪行了?

“你到底想如何?”艮墨池不再言笑晏晏,在他印象中,男人绝不是一个沉迷皮相的人,他比甄珃远像一个君王太多。

佐奕望着艮墨池背上的乌发,饶是见惯了天香国色心中也不免生出把玩的想法。传言中的祸国之人,想必这艮墨池的本事不一般啊。

“艮大人冰雪聪明,难道不知本王的心吗?”佯作的深情总是差点真挚,艮墨池伏在雪地上淡漠的笑着,在心底可恨透了他这份心意。

“天下谁都可以对我有心,独独国主你,假惺惺的让人作呕。”

身后的声音沉默了片刻,再开口一如之前的玩世不恭,“艮大人想必误会了什么,奕此番自然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双手穿过艮墨池腋下将人扶了起来,佐奕蹲在一旁将他整个人揽进怀里。赤脚在风雪里跑了许久,艮墨池满身的寒气令佐奕皱起眉头。这样不顾一切的逃避自己,当真是不想活了吗?

扶了人下颚将脸抬起,佐奕看着那被树枝划了一道伤口的脸,拇指轻柔的碾过血痕,“你将他作此生挚爱,他却视你如尘泥,艮墨池,你跟本王说说,你是笨呢还是该死呢?执明八万精兵拦在开阳城外,就等着跟本王劫人呢,你说本王要不就这么把你交出去,好让天权王夫解了心头之恨?不过别以为你能得一刀痛快,不榨干你身上每滴血,慕容离是不会罢手的,你将枭国当做你陪葬的棺材,那再让天权剿灭枢居也更好不是吗?反正更和他们的心意,你到死也不过是个妖佞,就算是毓骁,也只把你当做妖佞而已。”

艮墨池面色随着佐奕的话惨白一片,身体不住颤抖着,佐奕的话好似扔进他心湖一块巨石,搅乱了其中唯一的倒影。

“毓骁……”艮墨池眼神空洞起来,其中流出了难以抑制的泪,佐奕望着他,突然觉得可悲至极。

艮墨池的身体毫无力气,佐奕将他放在马背也没有太大反应。哀莫大于心死,佐奕并不因怀里人觉得心疼或是难过,艮墨池的下场只是罪有应得,而至于自己为何要救他……

哼,这好处也不能都让天权一个人占了不是?更何况,他可是很期待执明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呢。

遖宿与天权的军队自然纠缠不休,佐奕途中只能改道去往附近的一处行宫,往常夏日他都在这里避暑,如今到了冬季倒是比寻常地方寒冷。

派去交涉的使臣过来只带回天权的一封国书,上面洋洋洒洒写满了枭国与艮墨池的种种罪行,佐奕看了个开头就扔到了马车哪个不起眼的角落。

八匹战马拖着王辇向前行进,躺在软榻的佐奕无半点被两国夹击的紧张。

“真当本王是什么洪水猛兽了,将闫将军撤回来吧,省的碍了某人的眼。”哼,说的冠冕堂皇的,不过是见他的人驻扎缅州,怕借而不还罢了。想起信中所言艮墨池狐媚惑主,哼哼,也不知先前是谁戏耍诸王来着。

缅州嘛……可以还,至于艮墨池,可不能给。

领了回话的小官退出车辇,佐奕绕到屏风后头钻进描花绣鸟的芙蓉帐。里面昏睡的人已然醒了,先前的话也不知他听进了多少。

艮墨池呆愣的望着深蓝的帐顶,脸上是介于迷糊与清醒的表情。

TBC

评论(6)

热度(46)